仅知道大唐长安盛景,你就OUT了,大唐洛阳其实

看过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观众们对唐代长安的布局大致有个概念了。但是,别忘了,唐代还有个东都,那就是洛阳,洛阳还在武周朝和唐朝后期短暂地成为唐代首都,你也许就不了解了。

公元618年,李渊称帝,唐代建立。到690年,武则天改国号为周,迁都洛阳,史称武周,直到705年唐中宗恢复大唐国号。天祐元年(904年),梁王朱温发兵长安,挟持唐昭宗迁都洛阳,直到907年朱温称帝,建国号大梁,唐朝灭亡。

虽然唐朝定都洛阳的时间不长,但洛阳一直是作为长安的陪都存在的,那也是青楼画阁、绣户珠帘,八荒争凑、万国咸通。各级失意或退隐的官员都喜欢在洛阳弄个园子,度过休闲惬意的晚年,比如牛僧儒、裴度、白居易等等。“长安居大不易”,那就到洛阳居住吧。1

北宋文士李格非(李清照之父)于绍圣二年(公元1105年)撰成《洛阳名园记》,记录唐代以来的洛阳名园。虽经历五代时期的战火,很多园子都是后来重建的,但可以想见洛阳作为唐代东都的一时繁华景象。

李格非说:“唐贞观、开元之间,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,号千有余邸。及其乱离,继以五季之酷,其池塘竹树,兵车蹂践,废而为丘墟。高亭大榭,烟火焚燎,化而为灰烬,与唐俱灭而共亡,无馀处矣。予故尝曰:‘园圃之废兴,洛阳盛衰之候也。’”

王鸣盛在《十七史商榷》里这样描写:“唐都长安,而洛阳为东都,相去非远,其宫阙盖亚于西都。不特人主幸临频数,而官于朝者亦多置别业于其中。”

也就是说,在唐代,王公贵戚在洛阳建造的园林,何止千余座?想起那座座园林鳞次栉比的景象,是多么的让人心向往之!不过,这一切富丽堂皇的场景,我们都可以在浩如烟海的唐诗中找到记载。

中唐以后,很多高官都在洛阳购置园林别业,但根本没时间到此享用休闲,白居易在《题洛中第宅》就写到,这些居所,美则美矣,但这些有权有势的房主却“终身不曾到,唯展宅图看”。

比如宰相裴度(765—839)在洛阳就有一个兴化池亭,经常在此邀集离退休的官员雅集,比如,又一次白居易就在《酬裴相公题兴化小池见招长句》里回复说:

为爱小塘招散客,不嫌老监与新诗。山公倒载无妨学,范蠡扁舟未要追。

蓬断偶飘桃李径,鸥惊误拂凤凰池。敢辞课拙酬高韵,一勺争禁万顷陂。2

这些高官的私家园林都有哪些呢?我们来大略看一下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